2020年1月12日 星期日

東醫氣機導引第166期電子報 / 做一種真實的力量






做一種真實的力量

◎編輯部


《莊子・應帝王》有個巫師季咸的故事。列子被季咸的道術迷惑了,想讓他的老師壺子也見識一下季咸的觀人術有多厲害。壺子就連續五天,每天變換不同的氣息,讓季咸總是看走眼。到了第五天,季咸終於體認到壺子已經高明到可以任意改換氣息樣貌,欲生則生,欲死則死,他嚇得趕緊奪門而逃。

張老師從來沒有表現什麼莫測高深的本領給我們看,很多時候,他就是一個大凡人,可是,我們一跟就十幾二十年的同學都知道,這二十年來,張老師帶領的東醫氣機導引家族,每年都有脫胎換骨的變化;比方說去年這個時候,我們絕對不會想到,今天我們每一個人,以及大家共同形成的整體樣貌,已經遠非去年此時所可比擬了。

就說今年尾牙感恩餐會的重頭戲——武林盟主選拔,以及每位學員上傳一分鐘錄音這件事吧!從九個種子班代表,到最後誕生一位具有高度象徵意義的武林盟主,這在每位學員心中所激起的效益,是無法計量的。張老師過去再三強調,我們花了最多時間練習揣摩的功法動作只是入門之階,卻不是最後的決勝關鍵;真功夫是你能不能把根性之善發揮到極致,而讓根性中的負面力量得不到任何養份,漸漸凋萎。到此,由這個意識認知所驅動的行為模式,就越來越朝向「真實」,於是,這個發展了二十幾年的團體,就長成了所有團體都無法企及的樣貌——競爭激烈,對象是自己;和諧互助,無事則各行其是,沒有虛文應酬往來——或者,沒有任何言語文字可以描述這群人,只有親自進來,親自感受。





                                                   -   -   -   -   -   -   -   -   -   -   -   -   -   -   -   -   -   -   -   -   -   




東醫氣機導引第一屆《武林大會》幕後秘辛

(劉惠瑛/蕭怡萍/陳宜—— 三早種子班學員,武林大會籌劃小組)







一場遊戲一場夢

◎劉惠瑛

《武林大會》結束的當晚回家後,我傳訊息給團隊工作夥伴的話是:「一場遊戲一場夢」。如今夢醒了,遊戲結束了,但是在每個學員共同參與互相成就的過程中,應該也是受益不少吧!

回想幾個月前被張老師指派為工作小組成員之一的我,這一切的過程真覺得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其實2019《武林大會》圓滿落幕,應該也是一個偶然、也是一個必然。

武林大會的緣起,是因為張老師想說歲末年終不要老是每班聚餐、吃吃喝喝。於是發想聚集全部學員,辦類似年終聚餐的形式。無奈當初登記人數不踴躍,張老師得知後發飆,在週三早班的課堂裡説要廣發英雄帖,要學員參加,並且要辦武林大會,而後又隨口說一些流程和執行細節。然後怡萍、陳宜和我就被雷劈到,共同被指定籌備與執行武林大會的工作。

其中,每個種子班學員真誠認真的一分鐘錄音檔是面對自我、年度自我檢測與反省的聲音記錄。這也是立下東醫家族的傳統,以後年年都要舉辦。東醫家族是一個很棒的團體,這次武林盟主產生的時程,前後歷經三個月,而我們籌劃訂出的選舉步驟時程,每個參與的學員都能準時配合遵守,我看到一種無形養成的紀律、與學員們替工作人員著想的體貼。也在《武林大會》執行過程運作中,體會到大家互相成就對方的好,也共同成就家族的好!

第一屆的《武林大會》,集結北中南學員大會合,相信當天參與的學員們應該都感受到屬於我們東醫家族的熱情!這是我們家族的大喜宴,李春盛大哥是上半場大會執行的靈魂人物,森巴舞嘉年華的進場,應該也是跌破很多人的眼鏡!不論是走紅毯的盟主候選人們、或是護衞候選人進場的森巴勇士與美女,大家拋開形象、博君一笑的演出,令人難忘。

我記得張老師當天發飆時曾說過,武林盟主不用是武功最高強的、也不是招式比劃最厲害的。在籌辦《武林大會》的過程中,團隊夥伴們也很好奇誰會是最後出線者。但是我萬萬沒想到,最後的武林盟主竟然出現在我家~莊醫師不但功法不行,連八大原理與功法都說不清楚。真心感謝張老師給我機會參與,我是沾光的籌辦者。也謝謝大家的不嫌棄,莊醫師才能有此福報,當選武林盟主。

這場武林大會是一場好玩的遊戲,如今夢結束了。我們回歸生活日常,期待下一場遊戲!努力一切的經歷與發生,然後改變就成真了!








一切自有天意

◎蕭怡萍

惠瑛是《武林大會》籌辦小組成員之一,開始時,她總是緊張的對我說,她會是個「拖油瓶」 阻礙我們的籌劃工作,說她自己什麼都不會!其實,我感受到她內心那滾滾的熱情及坦蕩的真誠,覺得這是何等寶貴的特質。我安慰她,人生一切來到面前的事,就把它當成一場遊戲去經歷,不要把它當成一份工作去執行。我們就一起玩呀!

這一起玩的結果就是,惠瑛、陳宜和我,三個人在十月國慶假期時,就直接殺到屏東去找節目主持之一的李春盛師兄。因為這樣的機緣,我們才得以第一次踏進氣機導引的屏東會館,和主持會館的阿懋師兄及其他屏東的師兄們見面。我們笑稱屏東會館比台北會館更像一個總會館,因為場地獨棟、有花木扶疏的庭院,寬敞舒適。我們也到了春盛師兄充滿藝術氣息的家裡和工作室小坐,見到他溫暖好客的太太。他還帶我們去參觀了個私房景點,是他設計的利用大自然素材建造的庭院豪宅。師兄們晚上請我們三人去一家私宅料理,滿桌的好料理,一人卻只要價⋯⋯(不能告訴大家,想去的等我們揪屏東氣機導引會館參訪團再一起來)。天龍國來的我們看到這品質和價錢,覺得這裏真是人間天堂。

因為陳宜的老家在屏東,很感謝陳宜讓我們得以晚上留宿她熱情好客的姑姑家,過一晚熱情的南國之夜。我們一早醒來,外面庭院桌上已經有李春盛師兄買來的早餐,我對這中南部特有的無微不至的貼心熱情,充滿感恩。

這種來自內心的溫度與熱情,不就是武林盟主所需具備的嗎?

一路過關斬將被選出來的最終三位候選人,鄭雅靜一直在協會默默支持、協助完成許多事務而不居功。莊朝傑多年來一直默默做眼科義診無間斷。謝式冰多年來無償提供場地給氣機導引台中會館使用。這些事蹟,他們並沒有在3分鐘的Youtube影片上提起,但微妙的是,他們都成了最終候選人——都是熱心而有溫度的人。張老師說,自己很好的人,最終並沒有被選上,而是那些默默一直在讓別人好的人被選出來了。(不是其他的候選人沒有付出,只是被選出來的最後三位都是這樣的在默默付出及成全別人)。天意一。

武林盟主從海選到決選的三人名單出爐時,我發現怎麼這麼巧正是代表三個時代:50歲/60歲/70歲。我本想就按照年紀排列做為決選人的競選號碼,很有傳承的意味。但為了公平起見,還是請了協會理事長馬寶琴來抽籤,結果,1號至3號就是50/60/70歲的排列,絲毫不差。天意二。

惠瑛從開始的緊張焦慮、到後來一直開心的說,謝謝她有機會參與籌劃,才有機會走出來體驗許多她未曾體驗過的人事物。她從莊醫師入選初選的9人就一直喊,怎麼可能?到入選決選3人時,她又喊這是怎麼一回事兒?最終,她成了第一屆武林盟主的「盟主夫人」。她認為的「意外」,事實上是沒有意外這件事。心裏有熱情及溫度的人,老天都看在眼裡。天意三。

天意之外,就是無極。



攝影/氣機導引攝影組





這次《武林大會》,台中和屏東的學員們以森巴舞護送候選人進場,原本只有5、6個人要跳森巴,在春盛師兄的鼓吹感染下,轉變到最後台中班全體參加,熱情「撩落去」 不計形象玩得開心!再看我們三位候選人:1號鄭雅靜練功十八年,她自稱是「瘋女十八年」,平常都是內斂安靜沈穩如俠女的她,當天穿著同學借給她的金色禮服及紅色羽毛圍巾,瘋女上身熱舞進場,熟識她的人無一不下巴掉下來,那個率真、豁出去的雅靜令人要吹口哨了。而2號莊朝傑,自詡是個龜毛、規矩、自律甚嚴的眼科醫師,當天被李春盛師兄裝扮戴了夏威夷女郎的花圈長髮配著他的正式西裝,他進場後不時擺出撩人撥髮的嫵媚狀,那個規矩龜毛的人不見了,戴髮上身的陰性能量讓他鬆開了自己,什麼都可以。3號謝式冰,出身高貴但一直低調樸實的她,當日穿起了最美的禮服,完全展現自在、自信而貴氣的自己,70歲仍帶著小女孩般的赤子之心開心玩耍。

當下,在每一個現場,只要不執著於自己的樣子,你都可以看見連自己都不知道的面相,沒有罣礙,只有當下的全然經歷,這才是無極。用最高的熱情,為自己也為別人留下記憶、創造漣漪效應。氣機導引要練就的,不是外人想像要端坐武林的樣子,而是能無入而不自得,這才是武林盟主的功夫。

「武林盟主」,就是一個有熱情、有溫度、心中有別人的人,這個波動已經振盪出去。2019年底,第一屆武林盟主莊朝傑醫師被賜予拂塵要保管一年,到今年年底,拂塵將會繼續傳遞下去。

如果,你被雷劈到被選中得辦2020年歲末的《武林大會》,請記得,這是一個奇幻的天意之旅,要好好享受!






與自己的擂台

◎陳宜

被雷劈到是怎麼樣的一回事呢?

繼惠瑛、怡萍之後,被點到名的我,當下還真有點摸不著頭緒,心中不斷出現OS:為什麼是我?!一週後和張老師開會,老師隨口說了一句:「其實你蠻適合當主持人的⋯⋯。」當下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竟然就答應說:「好啊~~那再找一位師兄姐來一起搭配應該會更棒!」天哪!我根本沒當過主持人,更何況這還是一場300人的「武林大會」!或許真的是天意,隨著緊鑼密鼓的盟主選拔,我的生活中也同步展開了一場與自己的擂台賽。

另一位主持人,屏東會館的李春盛師兄,是我迎面而來的第一個挑戰。打從第一次碰面,藝術家性格的春盛師兄就表明了他沒有主持人腳本,會視現場的波動,隨時改變主持內容。負責整合節目內容的怡萍和我聽了直冒汗,心想:那我們要怎麼控場?和師兄一南一北沒什麼機會碰面,更沒有一起主持過,活動當天的主持默契哪裡來?

既然是武林大會,功法展演自然不能少。張老師指定了周玉玲師姐負責企劃功法展演,恰好和春盛師兄南轅北轍。玉玲師姐對於展演的每一個細節都悉心規劃,力求功法傳達的精準,因此對於演出場地的條件與規格,提出了許多問題與要求。其中,有一些要求我不太明瞭為什麼,內心難免疑問:真的需要這麼仔細嗎?

面對行事風格完全相異的兩位前輩,不知該如何是好,張老師的每日一變,更是火上加油,讓人感到無所適從。一度,溝通陷入瓶頸,更讓我對參與這次活動企劃、擔任主持人充滿了許多負面情緒。但在情緒翻騰的當下,我也覺察到自己不平靜的內心,不禁問自己:為什麼我要參與?我的初衷是什麼?是什麼讓我產生情緒?

回到被老師點名的那一刻,雖然當下摸不著頭緒,但走出教室在回家的路上,我大概知道為什麼了。因為老師覺得我可以。過去一些工作上的經驗,讓我或許比同學們更有機會接觸類似的活動,而這經驗,可以用來為大家服務,在某一個夜晚,留下生命中難忘的回憶。我參與的初衷,就是為大家服務。而讓我產生情緒的原因,是在於跟我互動的人所使用的溝通語言,是我所不熟悉的,我無法接受這樣的模式、無法招架。

這讓我想起了剛開始練功時老師教的對練。剛開始時,並不知道自己有多麼僵硬,覺得對練的人都一樣,眼裡、心裡都只有招式,更覺得對練好難,別人變化了自己卻不知道該如何因應。練了一段時間之後,感覺自己比較放鬆了,眼裡更能辨識出動作中的細微變化,心底也更能感受到不同對練者的狀態,因而感到興味無窮。

於是我明白了,種種情緒來自僵硬的內心,充滿框架的想法,無法敞開心胸去接納對方與自己習慣做法的不同。覺察到這樣的自己,原本高漲的情緒,就漸漸褪去了。放下情緒後,感受到的是春盛師兄的認真,幾乎每天都用line傳給我們節目相關的點子或者推薦的音樂。感受到的,還有玉玲師姐的細心,因為她的叮嚀,才避免了飯店搭錯舞台。更感受到張老師與兩位前輩的包容,對於初次登場的我們三人,給予空間讓我們放手去做。

與自己的擂台並沒有因此結束。大約從武林大會前一周開始,我真切意識到自己即將上台擔任主持人這件事,也開始緊張害怕了起來。擬好的稿子,怎麼樣也記不起來,恐懼,經常讓我感到腦袋一片空白。約好前往會場綵排的武林大會當天下午,走出捷運站往飯店方向前進,高漲的恐懼讓自己呼吸急促、頭痛了起來。記得當時我停下了腳步,問自己:到底我在恐懼甚麼?我看到自己擔心表現不好,擔心「我」會丟臉。然而,這場武林大會並不是「我」的!這場武林大會是大家的,既然參加這次活動的初衷是為大家服務,那麼,為甚麼要把「我」放得這麼大?有沒有得到大家的掌聲或肯定,那麼重要嗎?當下,我看到了自己最大的對手,就是那個「放大的自我」。覺察到這一點,即刻,我的呼吸就恢復和緩了,漸漸地也不感覺頭痛了。不去管那個「放大的自我」想要甚麼,就是如實做好眼前該做的事,從綵排開始一直到活動結束,恐懼的念頭都不曾再出現過,反而覺得非常平靜。

被雷劈到,可能粉身碎骨,但亦可能浴火重生,或者像沉香樹一樣慢慢長出沉香。感謝怡萍、蕙瑛,你們是最好的夥伴。更要感謝張老師給我們這個機會,踏上與自己的擂台。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顆跳動的真心 

◎王亞玲





人一生當中能夠出現多少顆心?一顆跳動的真心,從你身上長出來,而且遇在事情上,沒有自私,只有成全。去年我們遴選的三位武林盟主候選人,其實都有這鮮活的心。我們去年底從東埔回來,在塔塔加凝視翻騰的雲海,在八通關雲龍瀑布淋浴著負離子,大自然觸動我們的心,更感受台中學員謝式冰的愛。這趟旅行,膝蓋不好,七十歲的她,未必走最遠最深,但她那個跳動的心,任你走得再遠再深都能感受得到。

這趟旅行,三十九人,只因她旅行時感受到七十幾歲旅遊專家洪昭明的熱情,於是成就了這趟東埔之旅,回饋老師、教練團和工作人員。「我不夠條件當教練來貢獻,但是我把四周接觸的人當眾生來修練,在氣機導引中學到許多法門,要活用在生活中,功法練得再好,如果生活過不去也是枉然。」謝式冰在三分鐘影片裡動人地說著。她的人生七十才開始!她不是教練,也沒選上武林盟主,但她用很生活的方式,成就她自己,為別人著想的一顆心。

氣機導引在台中澄清醫院的教室,成立幾乎十年,我去不到五次。每次上完課,大家在整理教室時,我看著謝式冰默默地在廁所收垃圾,整理浴室,並叮囑我去沖澡才舒服,她像個大家庭的母親。外人不知她就是澄清醫院的院長夫人,更有個副總統謝東閔千金的顯赫家世。她做這些事和東埔之旅都不是刻意表現自己,而是她那顆跳動的真心。

謝式冰算起來也是氣機導引台中班的元老成員,十九年前她在中國時報看到報導,便主動連絡上課。當時的教室在台中大進市場樓上的跆拳道館,龍蛇雜處。因先生林高德要接掌家族事業,她剛從台北搬到了台中,「我當時的運動就是每天晨跑,跑了13年,跑步完再去逛古玉市場。」她從閒閒逛玉市變成了頂尖的古玉收藏家,並著有《讀玉》一書。「我中間曾跟一個奇人學過短暫的太極拳,對中國武術有興趣,所以張老師有中國文化淵源的氣機導引非常吸引我」。所以當家族在規畫澄清醫院護理之家時,她便主動爭取總院長(先生)的同意,讓氣機導引在台中有個落腳處。

簡玉玲教練說:「謝式冰行事低調,很照顧台中的學員,她總是把正向能量傳給大家。一般人看她像鄰家大姊,完全不知其身份背景,她凡事親力親為,有一次教室旁的草地竹林擴散,她找家裡的外傭、煮飯阿姨,三個人不分天雨日晴地,用鋤頭慢慢地把擴散的根一一鋤除。」一直以來,謝式冰參與會館的活動,從不突顯自己,她跟簡玉玲同住一房,也熱情地為教練們招生。

美術系畢業的謝式冰,自謙不會讀書才習藝術,但事實上她求知慾強,筆記記得比誰都強,眼光獨到。關於藝術,她自從結婚之後就擺到一旁,直到開始研究古玉,才重拾起藝術感性的心。射手座,充滿好奇心的她,很喜歡找自己麻煩,從最難的古玉著手並一門深入。求知慾甚強的她,遇到不了解的就記筆記,追問、研究和了解,古玉收藏者看她一開始就收戰國時代浮雕青玉S龍,就佩服得不知要介紹什麼給她了。這S龍在古玉史上極具份量,是春秋戰國時期古玉的代表作。她的古玉收藏從紅山文化遺址的簡樸靈動,到清朝潤玉的精雕細緻,縱橫中國古玉七千年,每一件收藏品,她都用美學觀點、史學軌跡重新詮釋,並以現代今人的心境解讀玉語。

對氣機導引也是一樣,從三分鐘的影片,到十分鐘的現場演講,都看到她獨特的觀點,每一字都是她親自寫下的文章。移爐換鼎的改變想法,促進她的家庭和諧;移鼎換爐的大腦放空,讓時間等待出口。練功與做人的藏鋒與破繭,破除我執,練內分泌,女性荷爾蒙的影響力、創造力、吸引力。她活力充沛地表述,即便她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外人難以體會她的壓力,「我最感動的是這幾年的無極內息導引,讓我開了天門,所有的靈感,都在無極的天旋地轉啟動螺旋力時,靈光乍現。」因此她直覺力強,判斷力精準。「所以練功不要急,要把基礎打好,才有時間感受和體會。你原來有的特色,加上氣機導引,就是你的風格,所以人一定要找出自己的風格。」謝式冰強調。

「我其實原本是很害羞沒自信的人,書也沒讀得很好,唯一的好處就是我不會對困難退縮,我喜歡有開創性,有影響力的人與事,藝術和氣機導引都是,張老師就是這樣的人,讓我佩服,他的赤子之心,還有他的難聽話,都是為人好,在世上你大概碰不到這樣的老師了。而我2019年,最大的突破就是完成了這一分鐘錄音,三分鐘錄影和十分鐘的武林大會現場演講。我沒有得失心,只有盡力完成,這些真實的回憶,已經足以讓我永生難忘了。」

武林盟主選拔時,張老師曾經說過,謝式冰的特色是愛,「坦然的人不需要隱藏內心,謝式冰就是這樣的人,雖然她跟一般人一樣,有煩惱有悲傷,但她的笑聲卻充滿了療癒,她的胸氣卻蘊含著安定,曲進直取、剛應柔退。這就是我們的謝式冰。」看了謝式冰,反芻一下自己,學員們,那你的特色是什麼?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人都是武林高手

◎鄭雅靜







一分鐘的告白

2019年氣機導引「武林大會」是會館二十年來的大事,整體的過程歷時約二個月。第一階段選拔由9個種子班參與,各班投票選出一位班級代表,再進行班際複賽。班級複賽由全體種子班學員參與,在9位班級代表中選出3位候選人,再進行武林大會擂台賽。

108年12月15日舉辦第一屆武林大會擂台賽。第一輪脫穎而出的3位候選人各有十分鐘時間上台說明自己的感悟、改變及行動,表達形式不拘。當晚參與武林盟主選拔感恩餐會的每位種子班及入門班都有投票權,現場公開選出第一屆的武林大會盟主。

一如既往,學員們以為張老師又出了功課,每位種子班學員都要錄製一分鐘屬於自己的「好」。嘗試一分鐘的錄音,凝聚二、三百個字,感覺容易,開始執行時卻發現還是有難度。對於媒體素人而言,少有人能在一分鐘內一氣呵成對自己的告白。三言兩語之後,就是一連串的空白或支支吾吾,這才發現一分鐘是練功多年的高度濃縮,生命的精華更需要心、耳的聚焦及身心的溝通。嘗試幾次後,我決定動手讓眼識參與,跳行閱讀字幕,這才完成一分鐘對自己的告白。

上課投票前,張老師誠心告白,這一分鐘代表老師二十年來的教學成果,就是只為有成功希望的人而做,除非你心存敷衍,否則人人都有機會。練功的年資並不影響心的覺受,當下的一分鐘拉近了聽者與告白者的時空距離。每個人對自己的告白都很精彩,有的飄忽,有的性情,有的謹慎保守,也有舉步維艱,但都是練功者對自己生命的回應,也是看見自己的機會。



人人都是武林高手

第二回合是班際複賽,由9位種子班代表各自錄製3分鐘的影片,再票選出三位候選人。於是,與自己的1分鐘交情忽然間擴展3倍的時空距離,換算成千把個文字,遠近高低的鏡頭下要跨越自己學氣機導引近二十年的歷程,3分鐘的獨白變成向內的糾結纏繞。腦海中曾經一幕幕的場景串連起連續的畫面,影像屢屢倒帶,卻更形凸顯;自己時而參與,時而旁觀。在錄製過程中,輾轉反覆,屢屢推翻重來,卻不存在任何的複製。終於,忽然領悟在每個當下的混亂其實是自我修復的過程,邏輯性的思考不可能抽離昔日的場景,跟著感覺走才能成為自己是一切。然而,心中所感要能精準落實在行動中,平時的功法動作是練習,生活的參與又何嘗不是歷練。所謂的看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武林大會是神魂的嘉年華,在生命的面前,人人都是素人。對素日穿著簡約的學員來說,半推半就的盛裝出席既是讚美自己,也是加持對方。熟年的熱情在開場之始便已宣洩,屏東及台中班學員在面具的妝點下,突破東方的身體思維,走上紅毯,森巴舞動揭序幕。人稱練功3年始入門的學員在周思岑演唱「菊花台」的悠揚音聲下,傳遞出螺旋、延伸、開闔、絞轉的肢體語言。長青組學員在動作中散發出神魂的氣魄,平均年齡逾71歲,恆常練功18年。80歲的明美是箇中翹楚,用行動力證明長照不是年長者的標籤,更不會讓自己有時不我與的遺憾。

許多年來,沒有師母闔家的支持,無法成就張老師及其學員,每位學員的背後更有無數家人的奉獻支撐,但摩挲身心使成大器之前還有關卡得過。大會的焦點自然是3位決選候選人,練功近20年的改變化成的台上10分鐘的獨白,每個人的感悟各有所長,有的跳脫、有的完美、有的練達,相同的是作風平實,精神力道鮮明俐落。當一個人的武林融入眾生的武林,票選第一屆的武林盟主的智慧,憑藉的是現場凝聚的氣場,心波的力道,以及每個人的妙觀察。所以,投票的人才是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





                                                   -   -   -   -   -   -   -   -   -   -   -   -   -   -   -   -   -   -   -   -   -   





武林盟主說: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

◎莊朝傑





武林大會最初階段,每人錄一分鐘語音檔發表,由各班同學遴選出該班代表。當時心想我是哪根蔥,這一定和我沒有關係。懷著平時不努力的遺憾,內心還算平靜的情況下,幾分鐘就錄完音並傳給班長,了了一份功課,等著羨慕哪個人會得獎。想不到我卻被天上掉下來的禮物砸中,僥倖代表週一晚班進入班際競爭,當時只覺得做完的功課還要重做的無奈,但是幾天過後,內心的貪念逐漸甦醒了,還真以為自己是根蔥,開始翻箱倒櫃地思索任何蛛絲馬跡可顯示自己的成長與改變,大言不慚地吹噓著連自己都説服不了的芝麻小事,半推半就地到達終點。

激情過後,慢慢回想整個過程,突然覺得這或許是老師設計的一個課程,讓我們分別有一分鐘、四分鐘以及十四分鐘影音長度的反思。過程中我感覺好像被叫到舞台上,一絲不掛地站在那裡,接受所有人的檢視;也像是拿著老師給的刀,刺入自己心臟的最深層,體認自己心中的血有多污腥。現在只要聽到「盟主」兩字或看到拂塵,就又會升起這樣的感覺。騙得了別人,騙不了自己,我承認沒有什麼改變,勉強地説,只能稍微早些發現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根本談不上有任何改變或進步。

武林大會的隔天上課時,老師發出警語:人的改變是非常困難的,幾乎無法改變,若真以為改變了、不得了啦、自我膨脹,那就是上天要毀滅一個人的前兆。

我非常希望能改掉龜毛、框框等行為習氣,努力照老師的教法去做,勇於嘗試以前所不敢做、不願做的事。當我自我陶醉終於放下心結,勇於剃頭、瘋舞時,老師卻又點出:「執意要改變」也是一種執著。啊~啊!好像裏外不是人,被老師耍得團團轉,但仔細想想,了解這是必經的過程,沒有先經「具象」「為」的階段是不會到達「不具象」「無為」的地步。





                                                   -   -   -   -   -   -   -   -   -   -   -   -   -   -   -   -   -   -   -   -   -   




尪某是生命共同體——李宗演和林春茂

◎黃虹瑛





今年東醫第一屆武林盟主出爐時,張老師揭曉後說:盟主會出線,完全歸功於「賢內助」的助力!這一期側寫李宗演師兄,這位非常努力改變自己,真實面對自己的師兄,他積極正能量的背後也有位推手春茂師姐。第一次聊到側寫內容時,夫婦兩人不約而同地要我寫缺點!一位深思熟慮,一位甘之如飴。雖然側寫一位,但兩人如一體般的鮮明,我用一問一答的方式細細呈現宗演師兄認識春茂師姐及加入東醫後的改變;由漸變、質變到進化的過程。


過去宗演受春茂影響很深,春茂是他生活生命的導師

問:宗演師兄是那兒人?

宗演:其實我出生在雲林...在嘉義長大。小時候我都說台語(閩南人),上學時若說台語會被罰錢,還要掛著請說國語的牌子。

問:為什麼現在說話是濃濃的客家腔?

宗演:為了追到春茂,努力學了一兩句客家話,真正會說客家話,是跟春茂的家人學的(尤其是春茂的祖母),從雞同鴨講到能對話!哈哈

問:您有濃厚的文人氣息,是不是培養了什麼嗜好?

宗演:耳濡目染吧!以前大二時就認識春茂,經常參加他們(國文系)班上的活動,他們班同學都認為我很像他們班的人。我在學生時代最喜歡國文,會不會也是這個原因呢?至於有文人氣息是妳說的啦!謝謝妳,我自己不敢當。

問:宗演師兄最常反覆看的中文書是哪一本?
宗演:我都是看春茂書架上的書,最常翻的書是800字小語。



由宗演說說春茂對他的相信和陪伴

「別寫好的,寫一些壞的。」宗演和春茂異口同聲的說。

宗演血淚的自白:寫我壞的...最好...哈哈...因為我真得很多缺點。若真的要說出來,還真的寫不完。若給春茂來說我缺點,可以是一針見血,處處都很痛,我都承認...但是自己面對痛處..想改,總是改不了,哈哈。靠妳快手寫出,我只好出來面對了!

虹瑛的感想:「缺點裡的好」,就是人這種生物的價值和保護色。改變像脫一層皮,絕對先老一次再缺點回春,實情是拿捏多、少、大、小裡擺著相信,這樣站在缺點的基石上,修正求圓,人情世故裡求真,也只有春茂把宗演看得最清楚啊!



宗演師兄的進化現在式

問:宗演師兄,日常可有深受習慣羈絆影響,但應用東醫心法或功法後,豁然開朗的例子?
宗演:給你我的一分鐘改變錄音稿如下:

真實面對自己的一分鐘

Hi,我是李宗演,我在家裡有個封號哦,我最擅長的就是「裝假」,在別人面前,為了維護自己的形象,總是表現得客客氣氣的,不好意思得罪別人,但是回到家裡就不一樣了,也因為這樣,讓家人感覺心裡不平衡,在此向大家招認哦,我的封號叫做「裝甲部隊隊長」。

練功以後,我深刻感受到,不管在任何場合,都必須做真正的自己。在鬆身部分,我經常只挑自己喜歡的練,現在我已經能夠勇敢面對自己的疼痛,面對自己的僵硬。

這種感覺真的很棒,不只身體鬆了,我整個人也感覺輕鬆,不需要再偽裝,不需要再假裝,每週二各位應該經常看到我發自內心、開心的笑容吧!我要永遠卸下這個封號,不想再當「裝甲部隊隊長」了,謝謝大家!


夫妻如生命共同體,一起成長進步相伴(兩人的鏡面關係)

問:現在如何看待生氣這件事?

宗演:我對生氣已經快沒感覺了。在家裡較辛苦的是春茂,之前春茂生氣的時候我總是會惱羞成怒,「見笑轉生氣」,反而比她更生氣,這時她一慣的以她的方式「把嘴巴閉上」,過了幾天之後,再拐彎抹角的陳述我的「不是」,我只好俯首認罪。所以現在只要她「有意見」的時候,我已經學會了「承認」,不再狡辯,於是也就沒什麼好生氣了。

「在家別說道理,請用感覺」是春茂師姐的希望,嚴謹的宗演師兄總是笑咪咪的,尊重老婆的態度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現在看見春茂師姐如照見鏡子!感受她是生命裡的「聖母瑪利亞」,盡責的去點亮自己,卻消耗她的能量。嚴謹、力求完美、不出差錯的師兄

就會主動,感覺自己針扎般的痛,感覺是自己想要更好,力求改變。希望倆人一起進步,成長相伴〜

我也獻上誠摯的祝福,祝福宗演、春茂如神鵰俠侶開心爬山、練功、賞美景。



後記

文章都已送出,其實我的訪談還沒完,


問:為什麼宗演師兄要我寫缺點,還甘之如飴的樣子,這個我一直想不透,是不是每過一關都很過癮?過程中是否有減少受重傷的訣竅呢?還有什麼是再過下一關時的能量呢?

宗演: 上次老師請大家聽我上漢聲廣播的錄音,我感覺很慚愧,因為我沒有那麼好。


我想這是我2019年得到的大彩蛋!
謝謝宗演師兄、春茂師姐對我的寬容,你們真的教我好多好多!






                                                   -   -   -   -   -   -   -   -   -   -   -   -   -   -   -   -   -   -   -   -   -   





Root Cause · 根因

◎阿充






上一期我們提到了用if…then…的方法「拿出辦法來」,這個方法處理的對象都是一個發生的事件,但是如果不去探究事件發生的「根」,這個「根」還會藉由其他的事件冒出芽來,會永遠處理不完的。修行就跟寫電腦程式或電路設計除錯(debug)的過程是一樣的,如果沒有找出真正錯誤的「根因」(root cause),只是不斷地拔草,你會浪費很多力氣,卻不會有進展,甚至越來越糟。用修行的語言來說,root cause就是你的「根性」,會發展成你的「執念」、你的「慣性」,也就是你的想法、你的行為。不需要探究你的「根性」是怎麼來的,可能是今世的,可能是累世的,也可能是上古文明傳下來的,總之,我們要對決的就是自己的DNA密碼,然後重新改寫密碼,為自己解脫,也為人類的演進留下紀錄。

有位學員終於下定決心來學氣機導引了,但是每每他上課的時間,太太總是有事,因此他要負責接送小孩而無法上課,氣機導引的學習就變得有一搭沒一搭的,雖然心中有怨,但是也莫可奈何。表面上看起來,這件事好像無解,只能怨老婆,只能默默承受,事實上他是被自己的「根性」給卡住了。首先,他從來沒有跟太太溝通過氣機導引對他的重要性,就假設老婆不會體諒他、成全他;再則,他沒有試著更換另一個上課時段,一個全家都方便的時段。對於一輩子都扮演「好好先生」的他而言,「衝突」就是他最害怕的事,所以他不敢跟太太溝通,也不敢跟教練說要轉班,因為很怕看到太太或教練不開心。不開心的訊息會透過表情、聲音、肢體動作等方式傳遞,如果眼睛受不了不開心的表情,耳朵受不了不開心的聲音,身體受不了不開心的肢體動作,我們就會不斷地避免衝突,無法面對許多問題,久而久之,形成一個個罣礙。除了與生俱來的特質之外,如果成長過程中遭受到霸凌、家暴,潛意識裡都容易害怕衝突,所以必須勇敢地面對自己這個弱點,才有可能真正的超越。就像治療過敏一樣,必須先找到過敏原,然後實施「減敏療法」,把過敏原打入體內,讓病人自己培養出對抗過敏原的抗體。

再舉一例,為什麼很多人回家都不練功?這些人說懶也不懶,做其他事都挺認真的;說不投入又很投入,每週的課從來不缺席;做不懂又很懂,文章寫得頭頭是道,那到底是卡在哪一關?有些人對環境的要求很高,沒有像會館一樣的環境他就不練了;有些人對皮膚的觸覺很敏感,沒有穿功夫裝他就不練了;有些人有潔癖,如果不能馬上洗澡他就不練了。其實每個人都有龜毛的地方,常常這樣不行,又非得那樣不可,一而再、再而三地跟自己對抗,但是他還以為是在跟別人對抗,跟環境對抗。找到問題的源頭,我們會發現是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在跟特定的色、聲、香、味、觸、法對抗,所以不喜歡看到這個畫面、不喜歡聽到這個聲音、不喜歡聞到這個氣味、不喜歡嚐到這個味道、不喜歡這種碰觸的感覺、不喜歡這樣的想法⋯⋯,是這些種種的不喜歡把自己困住了。能夠看到自己的問題,就是覺性;能夠看到問題的根源,就是高度的覺性。有覺性的人不只能看見自己,還能看見別人,看見眾生,覺性是菩薩道的開始。

氣機導引的修煉,就是在培養大家的覺性,看清楚自己的弱點、執著,然後往死裡打,斬草除根。覺性高的師父,可以幫你把最深的執念挖出來,這個過程一定又髒又臭,讓人受不了。師父也可以輕輕下手,不要挖得那麼深,你也許會好過些,但是根不拔除,終究會在別的地方再冒出來的。即使大家都走在修行的路上了,也都努力在讓自己改變,卻仍不免沮喪懷疑,好像永遠改不了,也永遠改不完。如果沒有針對根性去改,改掉的不是你,而只是你對某個事件的處理方式;如果針對根性去改,那將來也就沒有不能處理的事件了。至於怎麼改?你必須勇敢的面對它、對抗它、然後包容它,最後與它融為一體。我們長期所建立起來的身體空間、心理空間和思想空間,就是創造一個安穩的平台去進行這樣的改變工程,才不至於在過程中造成毁滅性的破壞。修煉就是對決六根,六根之所以為「根」,就是一切問題發生的源頭,把六根都擺平了,世界就太平了。我們很慶幸知道了,知道了已經不簡單,就這樣去做吧!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菩提娑婆訶!





                                                   -   -   -   -   -   -   -   -   -   -   -   -   -   -   -   -   -   -   -   -   -   




​把問題丟給我們吧!

◎編輯部

您在練功時一定遇到很多問題吧?動作的、身體的、心理的⋯⋯,請把問題丟給我們吧,我們會找最適當的人為您解惑。如能在每月15日以前把問題寄出,我們就能在當期電子報刊出。為了讓大家暢所欲言,您可以選擇用本名或暱稱發表。來函請寄 chiji.taoyin@msa.hinet.net ,或於各班群組、東醫家族群組提出。





                                                   -   -   -   -   -   -   -   -   -   -   -   -   -   -   -   -   -   -   -   -   -   




氣機導引身心靈講座(十一)



主講人:張良維老師

主題:老子道德經14章
功法:凌波微步 / 熊經壓掌

時間:109年1月19日(日)19:00~21:00
地點:總會館,樓上教室(台北市漢口街一段3號9樓



參加對象:入門班學員及學員親友
名額:60位
報名網址:https://pse.is/PKLH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